最新新闻
华人帮
拼邮集运
求职招聘
北美攻略
常用网站
首页
首页 北美新闻
分享
分享

立刻无条件放人!全球电影节展及影人声援被捕的伊朗影后阿里多斯蒂

立刻无条件放人!全球电影节展及影人声援被捕的伊朗影后阿里多斯蒂

包括柏林、戛纳、洛迦诺电影节,欧洲电影学院在内的各大国际组织机构及电影人们强烈抗议对伊朗演员塔拉内·阿里多斯蒂和她同事们的逮捕行为,并且要求立刻无条件释放她们。

在社交网络平台发声的国际电影节组织、机构、媒体、电影公司、电影人包括但不限于:

戛纳国际电影节:


 

洛迦诺国际电影节:

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节:


 

翠贝卡国际电影节:


 

奥斯卡外语片奖得主,伊朗导演法哈蒂:

杰西卡·查斯坦 Jessica Chastain:

知名国际电影公司MUBI:

演员罗伯特·德尼罗与制片人简·罗森塔尔:


此前,据《卫报》报道,伊朗当局逮捕了伊朗最有影响力的女演员之一,曾主演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推销员》的伊朗影后塔拉内·阿里多斯蒂(Taraneh Alidoosti)。阿里多斯蒂在批评该国对抗议者使用死刑的几天后,在德黑兰被安全部队拘留,罪名是散布关于全国抗议活动的谎言。

目前尚不清楚伊朗安全部门的哪个部门将她从家中带走,但德黑兰检察官办公室称,阿里多斯蒂未能提供文件证明她的挑衅言论是正当的。她被捕的消息是由电影导演萨米亚·米尔沙姆西 (Samia Mirshamsi) 传达。 

Mirshamsi 说阿里多斯蒂的家已经被搜查过,不知道她目前在哪里。随后,司法通讯社证实了其被捕的消息,称她的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与伊斯兰革命卫队关系密切的塔斯尼姆通讯社称,她因决定发布煽动骚乱和支持反伊朗运动的虚假和歪曲内容而被捕。 

她拥有超过800万粉丝的 Instagram 帐户似乎已被关闭。在她最后的 Instagram 帖子中,这位演员说:“他的名字叫 Mohsen Shekari。每一个目睹这场流血事件却不采取行动的国际组织,都是人类的耻辱。” 谢卡里 (Shekari) 于 12 月 8 日被处决,此前伊朗一家法院指控他用大砍刀封锁德黑兰的一条街道并伤害该国安全部队的一名成员。 

阿里多斯蒂的父亲 Hamid Alidoosti 曾为伊朗国家队效力,并且是第一位为海外联赛效力的伊朗球员。

此外,阿里多斯蒂精通德语和英语,还将 Alice Munro 和 Nicole Krauss 的书籍从英语翻译成波斯语。

今年11月,阿里多斯蒂第一次以不戴头巾的形象公开示人。她在社交平台发布自己长发披肩的照片,手拿着一张纸,上面用库尔德语写着:“女性,生命,自由。”这个口号已经成为与伊朗现政权斗争的缩影。

塔兰涅·阿里多斯蒂此举意在抗议伊朗当局“道德警察”对女性权益的压迫,以及后来的武力镇压行为。阿里多斯蒂近期曾对22岁库德族女子玛莎·阿米尼(Mahsa Amini)之死引发的举国动荡示威浪潮表达支持。

今年9月,伊朗女子玛莎·阿米尼(Mahsa Amini)因未正确佩戴头巾而被捕,她在被道德警察拘留后死亡,引发了全国性的骚乱。

直到目前,伊朗当局镇压抗议的行动,已经造成了300多人死亡,14000多人被逮捕。


当地时间11月6日,伊朗伊斯兰协商会议(议会)的290名成员中,有277人发布声明,呼吁伊朗司法机构对今年大规模反政府抗议者中被逮捕的人处以死刑。伊朗司法机构负责人古拉姆森·莫希尼(Gholamhossein Mohseni-Ejei)还要求法官更快作出判决。当局强调,叛军需要接受最“惨痛的教训”。

阿里多斯蒂曾公开表示:“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离开伊朗,我会留在这里支持那些在镇压中被捕或遇难的人的家人。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捍卫我的权利。最重要的是,我相信我们今天这些作为的价值。”

阿里多斯蒂也否认拥有任何外国护照或居留权,她将留在伊朗为人民发声。

“我们不是人民,我们是人质,数以百万人均是人质”

这并不是塔拉内·阿里多斯蒂第一次公开抨击伊朗政府,两年前的2020年,她在伊朗误击洛乌克兰客机后,通过自己拥有600万粉丝的Instagram上传一张全黑照片,并写上了“我们不是人民,我们是人质,数以百万人均是人质”「We are not citizens. We never were. We are captives」。这条推送已获得超过12万次的点赞,塔拉内·阿里多斯蒂此举也得到很多欧美影人的支持。

塔拉内·阿里多斯蒂2002年便凭借《十五岁的塔拉娜》获得第55届洛迦诺国际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法哈蒂的《推销员》让她在国际影坛真正声名鹊起,外媒也将她誉为「伊朗的娜塔丽波特曼Natalie Portman」。

阿里多斯蒂一直以来都勇于体现自己的某种反抗精神,她手臂上的纹身曾在《推销员》亮相戛纳期间引发伊朗国内的争议,据了解,她纹的是象征女权的黑色拳头符号,伊朗保守的政客和民众普遍认为刺青带有支持堕胎和反家庭的意思。

符号「The Feminist Fist」最先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黑人平权运动冒起,有人会将它与「激进女权」联系起来,阿里多斯蒂当时也在社交平台为自己辩护。

多次发表反对言论后,阿里多斯蒂的人身安全也已存在一定威胁,伊朗国内对于电影人的迫害已经多次震惊国际。

两届奥斯卡奖得主、今年苏黎世电影节评委会主席的伊朗导演阿斯哈·法哈蒂 ( Asghar Farhadi ) 发表了一份声明和一段视频,敦促世界各地的艺术家们声援伊朗民众,参与正在抗议阿米尼之死的浪潮。


 

阿斯哈·法哈蒂

法哈蒂在他的呼吁中说:“这些日夜,我都密切关注她们。她们大多数都很年轻,17岁,20岁。我从她们的脸上和在行动的方式中看到了愤怒和希望。”

法哈蒂补充道:“我深深地尊重他们为自由和选择自己命运的权利而进行的斗争,尽管遭受了种种残酷对待。我为伊朗强大的女性感到骄傲,我真诚希望她们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实现自己的目标。”。

法哈蒂敦促道:“我邀请来自世界各地和各国的所有艺术家、电影制作人、知识分子,以及所有相信人类尊严和自由的人,通过制作视频、写作或任何其他方式,与伊朗强大而勇敢的男性和女性站在一起。”。

10月5日,包括朱丽叶·比诺什、玛丽昂·歌迪亚、伊莎贝尔·阿佳妮、伊莎贝尔·于佩尔、夏洛特·甘斯布等在内的众多女性电影人剪掉自己的头发支持伊朗女性为自由而战,朱丽叶·比诺什等影人也将相关视频发布至个人社交平台。

目前已有五十多位法国顶级女演员和艺术家,剪下自己的一束头发声援伊朗女性,其中包括上述多位影后和法国国宝级演员。

据微博网友介绍,相关剪发视频中的配乐是Belle Ciao,“这首歌在成为意大利游击队的反纳粹、反法西斯运动之歌后,各种语言版本在全球传唱;而它最初诞生,是在意大利农村水稻田里辛苦劳作的妇女的反抗之歌。2022年伊朗妇女抗争唱起此曲,非常合适。”

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France Inter)报导,此次法国明星剪发声援活动是由3位法国知名人权律师发起,女星Julie Gayet则负责写下一段搭配影片的文字,内容是:「我们不可能停止谴责这恐怖的镇压。丧命的男女已达数十人,其中不乏孩童。逮捕也只会增加被非法监禁甚至被虐待的囚犯人数。我们因此决定呼应号召,剪去一段头发。」

Julie Gayet在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的访问中表示,伊朗女性需要知道她们并不孤单,「沉默可以是最糟的暴力」。

4日,近千名法国电影从业人员共同投书至法新社,呼吁全球挺身支持伊朗女性起义,对抗伊朗当局大规模残暴冷血的镇压。投书指出:「这场为女性、为生命、为自由的普世斗争,也是我们的斗争。」「女性、生命、自由」是这次伊朗运动的主要口号。

签署者包括Lea Seydoux、Dany Boon、Isabelle Huppert、戛纳艺术总监Thierry Frémaux、金棕榈奖导演Julia Ducournau等影坛重量级人物。

伊朗电影人们也意识到,近期事件最后的发展,是由伊朗官方按自己的希望去推动,可能会使他们已经十分艰难的条件进一步恶化。

伊朗演员阿汉加拉尼说:“很显然,电影制作人和创作者可以发出最有效的声音,不幸的是,他们将成为更严厉打击的目标”。

今年7月,金熊奖得主,曾执导《无邪》等影片的伊朗导演穆罕默德·拉索罗夫于7月8日在伊朗德黑兰与他的制片人一同被捕,理由是他们在社交媒体公开批评政府。

同样在7月,另一位金熊奖得主,电影制片人贾法尔·帕纳西(Jafar Panahi)因在抗议拉索罗夫被拘留后也被拘捕。据外媒报道,伊朗司法部门消息称,帕纳西正式被判处六年监禁。

帕纳西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一再面临法律问题,目前被禁止离开伊朗或在国外拍摄电影。拉索罗夫也不能在他的祖国之外拍摄电影。

总部位于柏林的国际电影制作人风险联盟(ICFR)主席奥瓦·尼拉比亚(Orwa Nyrabia)与被拘留的两位伊朗电影导演保持密切联系,他强调“伊朗的两极分化正在达到新的高度。这将意味着更具侵略性地使涉及相关议题的电影制作面临非常高的风险。”

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节(International Documentary Film Festival Amsterdam)的艺术总监表示:“要么我们见证了一场谈判,在这场谈判中可以取得某种平衡,要么我们将见证像我们在叙利亚看到的或俄罗斯正在发生的那样压抑的事情。”。


 

Nyrabia强调,对于伊朗电影制作人来说,风险在于“大多数人可能最终离开他们的国家,伊朗电影将以欧洲和美国为创作基地。”。

一幅悼念伊朗女孩玛尔萨·阿米尼的画作,摘掉头巾,露出秀发

此前,在金熊导演贾法·帕纳西的2015年作品《出租车》(Jafar Panahi's Taxi)中扮演乘客之一的伊朗人权女律师Nasrin Sotoudeh被伊朗政府逮捕并判处38年监禁和148次鞭刑。

贾法·帕纳西是享誉世界的伊朗电影导演,他的作品着重从人文角度讲述伊朗民众的生活,特别是聚焦于儿童、穷人以及女性的艰难生活。1995年凭借处女作《白气球》技惊四座。然而,作为当今最具影响力的伊朗电影人之一,贾法·帕纳西的作品却经常被自己的祖国判为禁片。虽然他一直在不懈地抗争,但收效甚微。

2019年7月24日, 屡获殊荣的电影制作人及导演穆罕默德·拉索罗夫(Mohammad Rasoulof)因其电影内容涉嫌诽谤政府被判入狱一年,这凸显了独立艺术家们必须在伊朗面对的危险政治格局。当时戛纳电影节、纽约电影节都发出呼吁,要求释放伊朗电影制作人穆罕默德·拉索罗夫。

伊朗的独立制片人目前正面临来自政府施加的巨大压力,政府已经禁止制作有关批评国家政策和政治,文化和社会的电影作品。伊朗所有的艺术家都要服从由文化指导部颁布的限制性审查政策,同时,他们还会把抵抗这个政策的独立电影制片人记录在案。

有几位导演因为未遵守相关规定而被判入狱,同时他们也被剥夺了在伊朗拍摄电影的权利。2016年2月,伊朗库尔德纪录片制片人Keyvan Karimi因“侮辱神圣”罪被判处223鞭,外加坐牢一年的惩罚。2014年10月,伊朗文化事务委员会呼吁文化指导部封杀八部涉嫌与“绿色运动”有关的伊朗电影,其中包括《I’m Not Angry》 2010年3月,拉索罗夫和著名的电影制片人帕纳西一起受到“集会和勾结损害国家安全”和“反动宣传”的指控而被起诉,判处六年有期徒刑。

本文系转载,不代表华人帮的观点。
华人帮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如有侵权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华人帮核实后第一时间删除.

今日要闻
分享
分享
全部评论
留下神评论前请登录
还没有评论哦
华人帮|华人论坛|华人资讯网